图片来源于《健康时报》,同时经周洋父亲授权

周洋的父亲周二力这辈子最后悔的,就是带女儿去了权健公司。

周洋本来在北京儿童医院治疗,进行了 4 次手术, 23 次化疗。

她的主治医生后来告诉我们,过程很痛苦,治疗不算顺利。

但她的肿瘤标志物(甲胎蛋白)一度降到了 20 多(正常数值是 0~20 )。

当周洋的故事被央视报道之后,一位权健的联络人找到周二力,将他带到了权健公司的创始人兼董事长束昱辉的面前。

周二力现在想来,权健看起来不像个医疗机构——金碧辉煌的大厅和办公室,来参观考察的人络绎不绝,束昱辉和各种领导的合影挂在办公室墙上。

在周二力这辈子见过最豪华的办公楼里,他获赠了一本束昱辉的传记——《生命的代价——民间秘方瑰宝铸就当代神医》。

周二力相信了「他们花 8000 万买的抗癌秘方」。

他付了 5000 元现金(权健后来辩称是免费赠送),得到了一款紫草体用精油、一款粉末状固体饮料、一袋没有配方说明的中药制剂(束昱辉开的)。

这就是权健公司给周洋的抗癌药。

周洋使用过的权健公司的部分产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