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修身养性文娱正文

人生一公里,一杯白糖水

admin 文娱 2020-06-21 12:45:23 334 0

01

那年,那天,傍晚,骤雨初歇,天气凉爽,雨后有些凉意,早上出门还是夏天的尾巴,傍晚便寒意袭来,一场雨感觉就快入冬了。

我坐在收银台前,漫无目的“打望”街上路过的红男绿女,心里也如这天气一般,没人流,没生意,没收入,愁。

旁边新开了一大型连锁超市,杀价太厉害,一个月,抢了我一半的顾客。从小就认识的街坊邻居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亲戚朋友、熟人熟客,一看到大超市的宣传单,都跑去抢了。

回来生怕被我瞧见,为了给我留点薄面,都纷纷绕道而行,其实也不怪他们,我自己都没能忍住去买,毕竟货品真的比我的便宜。

店门口有一环卫工,踟蹰不前,徘徊许久,故作不经意朝我这边瞟,扫了一眼,心里默念:“估计又是来打我纸板的主意,原来可以白给你,现在我也要卖钱了!”

前面顾客都走完后,她瞄准间隔,快步走了过来,这下多看了几眼。

穿得如此干净整洁的环卫工,还真不多见,黄白相间的格子制服,洗得过分,泛白破旧,却又舒舒服服贴在身上。

“老板,能换点整钱吗?”

先是一惊,这年头,整钱换零钱的多,反过来的却少,继而好奇:“可以呀,给我吧,你换整钱干嘛哟?”问完禁不住打量了一番。

60出头,灰白头发,身体消瘦个头小,眼神藏不住的悲凉。生活不易,不敢多看,看了心疼。

好奇怪,她身上没有臭味,一点没有,不像是一个环卫工人。

“孙子要过生日了,换成整100的,好给他包个红包。”她边说边把手伸进外衣兜里,颤颤巍巍把一大包零钱拽了出来。

一头用细绳子套住塑料袋口子,另一头栓在裤腰扣子上,她很用心,生怕钱丢了或被偷了。

解开两头结绳后,隔着手绢都能看到平平整整的一叠零钱,铺展开来放在了我柜台上。

上面全缠满了橡皮筋,缓慢拿下橡皮筋后,一股霉味扑鼻而来,这钱,不知道攒了多久了。

一毛、五毛、一块、五块、10块的零钱,一张紧贴着一张,一叠挨着一叠,分类整理得清楚明白。

“一共200块,大妹子,你数数,看我有数少了没。”

数都是走一个过场而已,这钱,绝不会少一毛。

02

暴雨凶猛来袭,雨滴聚成线,井盖在冒泡,天一下就黑了下来。

大妈坐休息椅子上,等雨停,我坐在收银台前,等天黑,我俩东一句西一句,打发着无聊时间。

我把两张崭新的钱递给了她,提醒她看下真假,她只嘿嘿地笑,说着谢谢顺手就用手帕包了起来,看都没看一眼。

“这200块钱攒了多久了呀?大妈!”

“没多久呢,一两个星期,城里的孩子们,真舍得喝饮料,里面都有糖吗?”

“有糖,味道甜,喝着很‘冲’鼻子,年轻人都喜欢。”

听完她就没再说话了,我在想,她可能在想象着这个味道,看他嘴角微微颤抖,应该是在回忆着什么。

我有点八卦地问:“大妈,孙子多大啦,老家哪里的?”

大妈有点诧异,可能是我问得有些冒昧,不过她很乐意说,一下把话匣子都打开了:

孙子再过两年就进大学了,没有老家了,老家的房子和地都没有了,现在跟着儿媳妇住在一起。孩子他爸命苦,没能等到孩子长大成人。他这辈子是上天派来给还债的,还完就去了,没有享福的命。

大姑娘命薄,嫁过去后难产,福分浅,唯一的儿子争气,考进了大学,他可是我们村第一个大学生呢!

亲戚朋友都说我们家祖坟冒青烟了,那几年,我也算是用了半条命,好不容易把儿子供了出来,看到他工作了,也算对得起孩子他爸了!

后来找了个城市的女朋友,女方家说是要在城市买一套房子,我当然支持了,能娶媳妇不容易,何况女方家也没什么过分的要求。

当妈的,没什么能给他的,他东拼西凑,最后还是差一点,我就把家里的房子卖了,田地处理了。

儿子执拗着把我接到了城里,不种地种田,每天给他们洗衣做饭带带孩子,我都没想到自己会有这样好的命。

娶到这样的媳妇,还给我们老张家生了个大胖儿子,也值了!这媳妇真是好,书读得多,说话轻声细语,做事通情达理。

真是我们老张家上辈子修来的福气,我还没见过她发脾气呢,坐月子她不习惯我做的饭菜,都是支儿子给我说。

我做饭不好吃,一辈子就是老三样,也够委屈她的。

03

这城市的病,还真是怪,儿子身体不舒服,一检查就是癌症晚期,孙子媳妇一下就成了孤儿寡母。

我知道女人的苦,我就是这样熬过来的,孙子要读书,大人张嘴要吃饭。她一双手要找三张嘴的口粮,孙子读书费用也贵,我就寻思着出来做工。

不料她不肯,只管招呼我照顾好孩子和自己就行,那两年她一下就瘦了几十斤。

后来她给我商量,想再找一个,问我同意不同意,我肯定没意见啊,能多一个人给她搭把手,我自然求之不得。

谁知她的命比我还苦,这次看走眼了,受尽了委屈和冷落,男人和他母亲不安逸我,苦的还是女人,后来又离婚了,孤儿寡妇的过,我也就出来了。”

大妈眼里沁着泪水,而我早已泪流满面。

不知道说什么,只得安慰她:“别多想大妈,活着就好,你这媳妇也够好的了!”

“大妹子,我想问你个问题,都是女人,是不是城里的女人都喜欢钱啊!”

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,隐约感觉媳妇可能也不像她说的那样“完美”:“是人都喜欢钱,城里人没有地,是有可能更喜欢钱一些!怎么了大妈,媳妇对你不好啊?”

“好着呢,只是这几年我突然觉得,她还是喜欢钱多一些,每次去看望孙子,要是我空着手,她多少有些不高兴。

我工资高,一个月一千多,吃不完用不完,每个月还要卖一些旧纸板矿泉水瓶子,算下来都快2000了。

我也留了个小心眼,每个月给他们1000,剩下的1000,存起来,你别说,还真管用,现在逢年过节去,她们多客气的,我说话也有底气。

这城市真是好,遍地都是钱,连垃圾都可以卖,不像农村,除了狗屎就是牛粪,拾荒都没有捡的。难怪村里人只要一有钱,都往城市跑哩!

只是想着要死在城市,不能去陪孩子他爸和大闺女,心里难受。回不去了,回不去了!

也好,去不了就在城市陪儿子,总要顾一头,我也没什么想法了,生前得把这事解决好。”

04

“大妈,钱该用就用,好吃好喝伺候好自己,以后你百年归世,白花花的还不是他们的,自己活得好才是好。”

“每个月这么多钱,我也吃不完用不完,话不能这样说大妹子,我要攒着留着,我不是怕死,我是怕活得太久,活得久了又不病就要多花钱,不花我的钱,也要花媳妇的钱。

你不知道,媳妇日子也难过,离婚后说是下岗了,现在开着个小卖部过日子,日子过得也拧巴。

如果活得久又有病,那就更应该存钱了,要是突然有个三长两短,也好有个预备。

我有钱媳妇就对我好,我就一直挣她就会一直对我好,前两年我都把墓地看好谈妥了,看在钱的份上,她会送我最后一程的。”

老人说得很陶醉,目光柔和,神态慈祥,没有愤怒,也没有凄凉。

相反,她对生活充满了信心,反而是我,觉得被现实遗弃。

“每个月就交点墓地管理费,你别说我也亏了,白交了好几年的钱了,就一直不死。”

“老人家,别动不动就谈死啊,看你这样硬朗,耳朵好牙齿也好,说话还利索,活100岁都没问题。”

“谁不想长命百岁啊,现在政策好,每个月街道又多给我好几百的补助,舍不得死,这是白给,想想都觉得上天开恩了,还是国家好,政府好。

只要还能动,就什么都好,赶上了好时代了,我也知足了。”

想说点什么宽慰一下她,可发现却是她在安慰我。

05

暴雨过去,太阳出来。

老人把钱放在了柜台上:“给大孙子,他过生日我就不来,一个人上两个班,走不开。”

“妈,你还是回来和我们吃一顿饭吧!孙子也想你了,你咋就这样倔强,劝也劝不动你,说你你也不听。”

“妈知道,趁我还能动,给你减轻点负担,妈心直口快,你也别玩心里去,我是快到头的人了,可看着你孤儿寡妇的,何时是个头啊!”

再也忍不住,我使劲捂住嘴巴,眼泪从眼睛里冲了出来。

期间,小卖部,没有一个顾客。

阳光刺眼,毒辣,母亲把草帽戴上,夕阳西下,逆着光,阳光把她的背景,拉得好长,好长。

她负责小卖部门口一公里的清洁,路的这头有个大学,另一头是个小学,中间还有一个大型超市。

这条路很干净,像她的衣服一样,地面被她扫得泛白。

我离婚失业后,她一个人上两个班,除了睡觉外,每天14、5个小时,就来来回回在这一公里路上走着扫着。

扫地拾荒,捡空瓶子、塑料袋、宣传单、纸壳纸板,放在小卖部门口,积少成多,换成钱攒着留着,吃住都在我们的小卖部。

从大学走到超市,再从超市走到小学,刮风下雨,夏阳冬雪,一扫,扫了十年。

这一公里的路,陪伴着她走到人生的尽头,这一公里的路,承载了她最后的眷恋。

她对那些石头树木都有感情,一颗老树枯萎,她会心疼很久,看见死了一个流浪猫狗,她要哭很久。

她连走的时候都很善良,有一天她回来,说今天有点累了,就躺在了床上,孙子给她喝了一杯白糖水,她说真的甜,我们都笑了。

儿子大学毕业后,我关闭了小卖部,卖了房子,也去大城市给儿子带小孩。

我的儿媳妇,真的很好,儿子娶到这样的老婆,也给我们老张家生了个大胖儿子,值了!

媳妇书读得多,说话轻声细语,做事通情达理,就像我婆婆说我的一样。

我也慢慢理解了婆婆的那份爱,那份情,那份执着和坚持,那份倔强和任性,我跟随着婆婆的人生,义无反顾走去。

万般皆是命,半点不由人!没有愤怒,也没有凄凉,常怀感恩,心生善良。

白开水,需要多加点糖。

走,走,生生死死,向前走!

人生一公里,一杯白糖水


文章看完,你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奋斗呢?人生十有八九都是苦,可那一杯白糖水,就是甜,就是幸福。

文章来源:今日头条——上官子君
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m.jinshizu.com/index.php/post/1188.html

评论